Huis-clos

破手机拍出的破世界。

坐在开着两台28摄氏度不停喷吐着热气的空调的自习室里,但是很久不曾出现那种从脚底蔓延直至头顶的寒意,以及丧。又回来了。

不能崩溃。你只是暂时性敏感。碰到了小人没有办法。这个小人是你的老师更没有办法。忍。再坚持半年。不能评优就不评,大不了撤掉党员,要是考上体制政审的时候要搞我😀呵呵。

哎。

陷入绝望的时候确实还是糖分能够舒缓焦虑啊。

但是还是改变不了绝望的结果啊。

明年再战吧。

还有7天加上365天。

莫名其妙的丧了起来。
就算吃再多巧克力
也分泌不出多巴胺。

意外的在车站看见了好久没见的你。
怂到你没注意到我,我就跟在你后面走上扶梯也不敢叫出你的名字。

走上站台,各走一方。
以为几年未见的一面竟就这是如此。
你走回来看到我,打了个招呼。
走反了啊,好运到也是同一个车厢。
每到关键总忘言,怕像是无知孩童问了几个愚蠢的问题。
也不敢再发话了,幸得周边人多沉默也不太显尴尬吧,幸得大概你也有所忙碌吧。
上车。

下车。
走到前门下车,
你坐在第一排。
怕又是一句再见,
几年不见。

不见了罢。

你还是太瘦了。
还养着好看的长发。
也没说出这些话,在站台上愣了一会儿神。
还是走罢。

没有什么事情是因为坚持才做的下去的。
都只是因为热爱啊。

阴郁。

一身冷汗。

真是难听呀。